|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泰州企业网 » 资讯 » 知识园地 » 王建坤:“他者”崛起,美国衰落了吗?

王建坤:“他者”崛起,美国衰落了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10  来源:泰州企业网  浏览次数:84


《后美国世界》(美)法里德·扎卡里亚著,赵广成、林民旺译,中信出版社2009年7月版。

作者:王建坤

唱衰美国的论调在历史上并不新鲜,似乎每隔20年就出现一次。最早的一次发生在美国建国不久,18世纪末法国博物学家孔德·德·布丰就说美国是人类退化的洞穴。1987年,耶鲁大学的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中说美国正在走向地狱,但事实却是四年后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上的唯一超级大国。现在又过了20多年,美国接下来会进入衰退甚至走向灭亡吗?

早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新闻周刊》国际版的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在《新闻周刊》上的专栏说,世界的新组织原则要么是亲美要么是反美。但随着伊拉克战争的久拖不决和中国的崛起,后冷战时代的世界核心将发生根本性变化:美国不再是世界的核心。至于某些国家是亲美还是反美,这一点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非美国化(non-American)。

对于这一重要的变化,扎卡里亚在2008年5月的《新闻周刊》上发表文章称今天的世界为“后美国的世界”,这个词很快成为外交评论中的流行词。随后,他将这个概念扩展成一本书《后美国世界:大国崛起的经济新秩序时代》。他反复强调,他谈论的重心并非美国的衰落,而是“他者”的崛起。这一点将他与之前的种种唱衰主义者区别开来。

这本书借助经济危机的便车,很快成为畅销书,并成为奥巴马随身携带的一本书。它的核心主题十分简单和明确,如果美国想保持今天在国际政治秩序中的合法性,那么美国就要更多地关注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他者”的崛起。作者将这种他者的崛起放置到一个更广阔的历史背景,称之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三次结构性的权力转变”。

第一次权力转移是西方世界的崛起。这一过程发生在15世纪末期到18世纪末期,它创造了现代化———科学和技术、商业和资本主义、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同时也创造了西方世界长盛不衰的政治主导地位。第二次权力转移是美国的崛起。19世纪末,美国实现了工业化,成为自罗马帝国以来最强大的国家。第三次就是我们正在亲历的这次“他者”的崛起。

“他者”是与美国所代表的“我们”相对应的概念。当世界各国的经济都开始快速增长时,美国就感觉到了威胁。威胁不仅来自增长最明显的亚洲,还来自容易被人忽视的非洲。在2006年和2007年,世界上经济增长率达到4%的124个国家中,非洲国家占了1/4.美国当惯了经济霸主,自然不适应这种变化。作者还特别强调,他所说的“他者”除了国家之外,还包括很多非政府组织,因为新时代的特征之一就是权力越来越多地从国家流向其他非政府组织,如世贸、欧盟、基地组织、毒品卡特尔、民兵组织等。

“他者”的确在崛起,但美国衰落了吗?作者清醒地说,美国并没有绝对衰落,而是相对衰落。这种相对衰落表现在美国在经济上受到了严重挑战,而在政治军事方面仍然扮演着超级大国的角色。最终决定国际地位的还是军事力量,中国的国防预算已位居世界第二,但和美国相比还是差得太远,要知道,美国的国防预算几乎等于正在崛起的“他者”的国防预算总和。

但单靠军事不足以维持自己的国际地位,现在的战争和冲突已经进入了非对称阶段,如果一小撮人富有创见、激情和意志,其破坏力无穷无尽,如非政府组织类的“他者”———毒品卡特尔、洗钱辛迪加和恐怖分子。

现在全球关注的重心在经济,经济已然成为最大的政治,经济上的多极化趋势越来越明显,那么美国的政治思维必须改变,从单极世界的思维中解放出来,用一种“后美国世界”的多极化眼光去制定外交政策。为此,扎卡里亚建议美国的政治家不妨学习通用公司的战略。

通用电气之前以一种“帝国主义”的方式去海外投资,每次到海外投资都要求100%的控股权。这种做法很类似英国曾经采取的外交政策。英国竭力制衡对其构成威胁的、崛起中的大国,结果其大国地位在欧洲并不长久。但在近五年内,随着“金砖四国”和南非等国家的企业的崛起,通用的CEO杰弗里·伊梅尔特意识到需要改变:“是的,我们可以继续收购小企业,并使之通用化。但我们已经意识到,与渴望成为头号企业的三号企业结为伙伴,要比我们收购小企业或者单打独斗要好得多。”通用后期的做法则类似德国的俾斯麦的做法。在19世纪末,在俾斯麦的主导下,德国曾经在欧洲短暂地扮演过“诚实的掮客”这一角色,与所有大国打交道,并与之保持友好关系,并比其他所有大国彼此间的关系都好,从而扮演了当时欧洲国际体系的枢纽。

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大国崛起的新秩序:美国将如何做》中,这位印裔评论家以饱含热情的笔触,回顾了富兰克林·罗斯福和哈里·杜鲁门的外交政策,他们的外交政策和俾斯麦异曲同工,他们并没选择确立美国霸权,而是建立了以联盟和多边制度为支柱的国际秩序。历史已经证明,小布什主张的单边主义政策走向失败。

这本书出版于布什即将下台之际,随后在美国受到广泛的追捧,几乎所有的美国媒体都发表了评论,连《花花公子》都对作者做了长篇采访。这样一本在观点上并没有新意的书,为什么在美国引起如此重大的轰动?我想,主要是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美国民众对布什外交政策的痛恨,美国民众希望“变革”。这本书的封底,赫然印着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手中拿着这本书的照片。现在奥巴马已经上台,那么他会听取扎卡里亚的建议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王建坤)张玉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